相关文章

杭州要开“徐志摩纪念馆” 主人是一位内衣店老板

来源网址:

根据周先生的提示,记者循路找去,靠近大门内西北角,果然有一间复古装饰的屋子,落地门窗、白墙红瓦,门外挂两块铁牌子,分别是“徐志摩纪念馆”和“新月文化”。

屋子分两层,一楼是展示厅,约150平方米,二楼50平方米。正门外面有地台及小花圃,里面还有个小天井。

展示厅里堆放着不少尚未安置到位的老式雕花彩绘家具和字画,正中央,端端正正摆了一张装裱完好的字,是徐志摩《恋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》里的话:“我再不想成仙,蓬莱不是我的分;我只要这地面,情愿安分的做人。”

玻璃门上贴有通知:目前正在进行开馆前的各项准备工作。

这间纪念馆是谁开办的?什么时候正式开放?

询问里面一位正在忙活的大伯,他笑了,说纪念馆是公司老总自己出钱投资搞起来的:“我们老总可喜欢徐志摩了,这是他几十年的情结!”

开纪念馆的是一位内衣老板

纪念馆展品:张大千画的徐志摩像(复制品)

在这名老板看来,徐志摩是名人也是凡人,感情生活并不需要别人去过多评点,简单概括无非一句话:

两次失败的婚姻,一次失败的恋爱。他希望,走进纪念馆的人,能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徐志摩本人和他的作品上来,真正地走近徐志摩、了解徐志摩。

纪念馆的开馆日期定在8月9日,当天是七夕节,也是一个充满纪念意义和浪漫氛围的日子——1925年的8月9日,徐志摩写下了作为他和陆小曼爱情见证的《爱眉小札》第一篇日记;次年七夕,他和陆小曼有情人终成眷属,在北京举行了订婚仪式。

罗烈洪说,开馆典礼给客人的小礼品上,他想用上一句话,也是《爱眉小札》的第一句话:“幸福还不是不可能的。”

届时,纪念馆内除了徐志摩的生平资料、字画复制品外,还将展出数样“独一无二”的珍贵藏品,这些都是罗烈洪四处奔走,探访、搜集来的,价值不菲。

比如,民国十七年四月十日发行的《新月》杂志原刊,部分民国初版的志摩书籍,徐志摩在《晨报》任主编时编辑印发的报纸原件,还有《辞通》作者、志摩表兄朱起凤为徐志摩写的挽联半副,上书:斯文将丧,裦(音bāo,同“褒”)然冠冕毁南州。

据研究徐志摩多年的铁杆“摩丝”(徐志摩迷)张云鹏说,这是现存唯一的半幅挽联,展出的是下联,上联写的是“有志竟成,藉其声名蜚海北”。

罗烈洪说,他们已向徐志摩的嫡孙徐善曾发去邀请函。开馆当天,全国各地会有不少摩友前来参观,纪念馆也欢迎所有对徐志摩感兴趣的朋友。到时纪念馆的二楼,他们准备建成小型“徐志摩图书馆”及徐志摩读书会的聚会用地。

大伯口中的这位老总名叫罗烈洪,浙江慈溪人,今年45岁。

2003年,罗烈洪来到杭州,开办了一家服饰公司,专卖女性内衣。公司早年主要做品牌代理,到2007年,推出自创品牌“素思玛的女人”。

素思玛(SUSIMA),是泰戈尔赠予徐志摩的印度名字,在印度宗教中也是太阳神的别名,象征着纯洁、热情和希望。徐志摩与泰戈尔情同父子,在写给泰戈尔的书信中,他便常常落款“素思玛”。

公司地址在国都大厦,距离纪念馆不过几分钟路程。记者见到罗烈洪时,他正在办公室和几个“摩友”(喜爱徐志摩的同好之间的昵称)商讨如何布置和装饰纪念馆。

罗烈洪的办公室掩藏在众多女性衣物中间,走进去却别有一番风味,像是进了一间大书房——靠墙的实木书架上摆满了与徐志摩相关的各类书籍,桌上也全是徐志摩的散文和诗集。

窗台上还陈列着几块石头,罗烈洪说,这些可不是普通的石头,是他和其他摩友一起,专门从济南白马山(又称开山,是徐志摩当年坠机遇难的地方)背回来的。

纪念馆藏品是多年来四处搜集来的

纪念馆展品:徐志摩编辑撰稿的《晨报副刊》

“喜欢上徐志摩,还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。”谈起和徐志摩的渊源,罗烈洪笑得有些腼腆,“那时正是青春年少,满脑子浪漫念头的岁月,当时读了一本书,名叫《爱情的滋味》,里面收集了许多徐志摩等名家的情诗。”

第一遍读下来,罗烈洪就被徐志摩打动了:文字朴实亲切,感情细腻真挚,不管是写爱的等待、爱的陶醉还是爱的期盼,都如此触动人心。

他尤其喜爱抒情长诗《我等候你》:“我等候你。/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/如同望着将来,/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。/你怎还不来?希望/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……”

从那时起,罗烈洪便一发不可收,读完徐志摩的诗又去读散文,散文读完去读传记,不仅爱上了徐志摩的作品,更是喜欢上了这位现代“新月派”诗人领袖。

这20多年来,每逢徐志摩忌日,罗烈洪都会前往海宁西山公园徐志摩墓祭扫。在那里,他也结识了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“摩友”。

罗烈洪和其他摩友一样,心中一直有件憾事:全国各地除了徐志摩的故居,没有一间像样的纪念馆或展览馆。

办纪念馆的念头在罗烈洪的脑海里盘桓多年。他说,原本打算把纪念馆办在海宁的,可自己得在杭州忙生意上的事,实在顾不过来。

正好,去年年底有个朋友租的仓库到期了,他过去一看,地段、大小都不错,便续租下来,准备改造成纪念馆。

为了把这间“全国唯一”的纪念馆办好,罗烈洪没少花心思:格局、装饰,都是他和其他摩友自己设计的;雕花桌椅和彩绘柜子,是在旧货市场辛苦淘来的;

还有最重要的展品,都是他这么多年来四处搜集、珍藏的“宝贝”。就在前不久,他还特地托朋友从台湾寄来一大箱子与徐志摩有关的台版书。

砸了不少钱进去,纪念馆以后要不要收门票?

罗烈洪摆摆手说,办纪念馆,不为赚钱盈利,而是为更好地纪念和传承徐志摩留给我们的文化。

据都市快报